半份盛夏

玫瑰色的你

OOC预警!!一个上课摸鱼的小片段背景,大概是19世纪的欧洲,无逻辑无剧情,一切只为谈恋爱!!









  杰克拗不过艾玛,只好带着她来到剧院。

  
  杰克对今天的剧目还是挺感兴趣的,但显然艾玛不这么认为。

  
  杰克正专心的看着表演,忽然袖子就被扯了一下,杰克皱着眉顺着袖口上的两根裹着手套的手指看上去——是艾玛。

  
  她花茎一样鲜嫩的手臂裹着精巧的蕾丝手套,网纱之下依稀可以看到少女白皙细腻的肌肤和微微透着粉润的指尖,就像是含羞带怯的花蕾。

  
  艾玛一只手捏着杰克黑色的西服袖子,另一只手撑着脸。她对着杰克乖乖的笑了一下,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杰克,娇娇软软的开口:“先生您觉得这位男主角是个什么样的人呀?”

  
  杰克撇了她一眼,并不回答。

  
  然后艾玛继续晃着他的袖子,两只白白嫩嫩的手指捏着他黑色的袖口,却好像捏住了他的心口一样,里里外外都透着酥酥麻麻的感觉。杰克被她晃得烦了,伸手扣住她的手,不让她再作妖,艾玛终于安静了一会儿。

  
  一幕结束,艾玛又开始活跃起来了。她抱着杰克的手臂,莹润的脸上还透着丝丝绯红,和她殷红的唇瓣相得益彰。“求您了先生,您到底认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  
  杰克斜靠在沙发上,半眯着眼看着艾玛,“你可以自己看。”

  
  艾玛有点着急,她咬着嘴唇,可怜兮兮的盯着杰克。“可是我只想知道您的想法呀。”

  
  “好吧,好吧,他……热情,勇敢,不畏强权。”杰克拗不过她,随口说了几个词,然后鬼使神差的又补了一句,“可能女人们都爱慕他。”

  
  艾玛立刻笑了起来,露出两个小小的笑靥,眼睛亮亮的像是落满了星辰。杰克一瞬间竟觉得艾玛开怀的笑脸甚至比剧院璀璨的灯火还耀眼。

  
  “这您可说错了先生!”艾玛笑的弯弯的眼睛里透着狡黠的光,“爱慕您的小姐们绝对会反驳您这句话的,我敢说您绝对比他受欢迎的多!”

  
  杰克嗤笑了一声,“小把戏,”他慢条斯理的折好袖口,“你的甜言蜜语还唬不住我。”

  
  “唬不住您是因为还不够甜吗?”艾玛目光炯炯的盯着他。

  
  杰克挑了挑眉,默认了艾玛的问题。小姑娘坐在一旁,若有所思,也没再打扰杰克。杰克自己看着下半场剧目,只感到一阵索然无味。

  
  表演结束了。马车稳稳的向着德雷纳夫广场驶去。一路上他们都没再说话。马车停在了艾玛的住处前,杰克扶着艾玛稳稳的走上台阶。

  
  “先生,进去坐坐吗?”艾玛歪了歪头,银色的月光流泻而下落在她年轻的脸上,盈盈的蓝眼如同一汪春水。杰克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殷红的唇瓣上,不知有多少玫瑰在她的嘴唇上跌的粉身碎骨才会有这样的颜色。

  
  杰克看着她,只是摇头。然后转身准备离开,才刚走下台阶。忽然就听见少女清亮的嗓音——

  

  “先生!”

  

  杰克疑惑的转过身,只见艾玛提着裙子从台阶上往下跑。杰克担心艾玛会摔倒,这个台阶本身十分高,况且艾玛还穿着礼服裙,于是杰克赶快往回走。刚好接住从台阶上摔下来的艾玛。

  

  杰克抱着艾玛,冷下脸想教训艾玛几句,忽然——

  

  艾玛两只手圈住杰克的脖子,仰头吻了上去。

  

  半晌,她才松开杰克。少女娇嫩的唇瓣泛着水光,她用食指轻轻碰了碰嘴唇,轻轻笑了起来:

  

  “先生,够甜了吗?”

  

  

  

  

  
  

  

求求各位不救人的空军们,做个人吧!不救人的空军是没有灵魂的空军!我一个医生救了两次人挨了靓仔两锯,然后上椅之后终于被空军救了一次,结果只是为了加速我死亡好跳地窖???既然不想救人为什么要选空军呢?选了空军就要承担空军的责任吧[微笑中透露着悲伤.jpg]

这里是一个勤劳的园丁,当我拆完第二个椅子时迎面走来一个小丑,我以为一场激烈的追逐战即将爆发,结果,小丑从我旁边的一个房子里走过去了????我简直懵逼,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?
不过后续不太好,被小丑逮到摁在椅子上之后他居然还鞭尸!!!我都在椅子上了为什么还要打我!!!〔气到爆炸〕

一个理发师皮肤杰克抱着我走到大门口看着其他人开门,有个园丁看他抱着我杵在门口不敢过来,他还去把人家赶到门口,然后抱着我走出大门……
我简直懵逼,最近的杰克都这么佛嘛( *・ω・)不过很开心就是啦